两个人熟与不熟,要看聊天的内容,猥琐的程度有几分,拘谨且恪守礼节,不用讲,不是上下层领导,就是长辈晚辈间的交集,禽兽且问題‘深入’,直达‘命根’且让人瞬间产生‘畜生’的共鸣,这样的人,凑在一起,哪怕时间不久,都会有一种相见恨晚的基情在内。

男人本‘色’,话題所围绕的中心永远在事业,家人以及女人间來回徘徊,特别是在事业小成就,家庭相当和睦的大前提下,女人则成为了他们唯一的话題,谁都不会嫌自己的女人少,正常的汉子都这样。

当头一语道破男女之间那层薄纸,问出如此有创设xing问題后,不单单是ak几人,就连肖胜都想听听所谓的文大学士,到底在学术专攻方面,有着怎么样的见解。

可文超这厮,就是装着大尾巴狼,一副高深莫测的贱样,哪怕5l装的雪碧,抗在了他面前,这厮还装逼卖吊的叼了一根香烟,在肖胜几人走进胡同口,在那家只有深夜出摊的烤鱼摊前,坐下时,仍旧沒有开口的意思。

“故作玄虚的,基本上都是肚子里沒墨水的,需要依靠这些时间來遍故事。”

“纳兰黑蛋,你还别激将我,两根羊鞭,三个腰子,不解释。”

“早知你气虚,点过了。”挡着章怡和王燕的面,如今已经逐渐融入这个层面的文超,还真开的了口。

“男人和女人为什么要做、爱呢。”伸着头,文超又重复了一遍问題。

“问你呢,你咋那么多废话。”此时,就连章怡和王燕,都被文精品软件共享区超的装逼宠笑了。

“简单通俗,不牵扯物种繁衍,难解释耶,这样跟你们说吧,你鼻子痒的时候,是不是要挖鼻孔呢。”听到这话,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崩发出了惊人的哄笑声,这一次连单帅都被逗乐了,而章怡和王燕,翻了对方一个白眼。

破罐子破摔,反正女神已经得不到,想开了的文超,说起话來,也显得随意起來,这都是被逼成这样的。

“那你说做、爱的时候,女人为什么比男人爽呢。”不曾停歇的肖胜,直接反问道,而文超也接的算是彻底:

“你挖鼻屎的时候是鼻子爽,还是手指头爽昂。”

“哈哈,。”

“那女人为什么不喜欢强、交n。”肖胜的问題越发的直白,越发的粗俗。

“你走路的时候有人过來,给你挖鼻孔,你喜欢吗。”

“男人为什么不喜欢带避孕套做、爱。”

“你挖鼻孔的时候,喜欢戴手套吗。”

“那为什么女人來大姨妈的时候就不能做、爱了呢。”

“靠,你还真是禽兽中的极品,你鼻子流血的时候,还能让人挖鼻屎吗。”

“哈哈,文老湿,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鼻屎帝。”刹那间,众人因为这个段子,沒了所谓的陌生感,就连单帅和王燕,也逐渐融入了这个群体。

老板是个实在人,之所以在天寒地冻的现在开店,则就是为了躲开白天,城管,工商的检查,倒不是说他的烧烤有问題,而是一般生意都触碰这一点。

夏天的生意要好一些,冬天,现在这个点,就算肖胜这么一桌,其他的都是來他的拉面的,老板腿折了一条,但走起路來,异常的jing神抖擞。

“谢谢陈哥。”在对方把东西端上來之际,赶紧起身的肖胜,从桌角抓起香烟,递给了对方一根,老哥也不含糊,带油的右手,接了过去,此时,正儿八经细看对方的王燕,这才发现比的眼熟。

“三哥的亲弟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道出了对方潜在的身份,而怔着身子,站起身的王燕,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近乎苍老的男人,是当年那个帮着单三哥,打理灰色层面的陈广。

“嫂子,坐吧,沒啥好矫情的,树倒猢狲散,在这卖面,挺好的,当初三哥就是中意我的面,才认识我的,留着这份念想,守着这份承诺。”一语道尽,千般味。

“一切都在酒中,喝一杯,不会醉。”说完,肖胜斟满了三杯酒水,摆在了单帅,王燕面前,另一杯双手递到了陈广手中。

“单帅,你该敬他一杯,这些年你能顺风顺水,那么嚣张,还能活着,上层是你王姐顶着,下层是你陈哥在扛着,沒有他们,你这条命,也用不着我來收了。”

“小年轻,哪有不犯错的,年轻真好,來嫂子,单帅喝一杯。”说完陈广一饮而尽杯中的酒水,随后拍了拍肖胜的肩膀,在转身之际,轻声嘀咕道:

“上去有一会了,出來了。”听到这话,肖胜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坐下了身。

一直都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來的王燕,在看到这道背影离开后,瞪大双眸,质问道:

“老陈,不是已经,。”

“死了是吗,那场车祸死的人够多了,总得留下一两个还原现实真想吧。”

“是谁杀的三哥。”由于癫狂般,王燕一把拉住了肖胜的胳膊,而单帅的情绪,也在瞬间被吊了起來。

“谁杀的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还活着,你不是一直都看不透三哥的为人,行为作风吗,内心里痛恨他的薄情寡义,其实,他是为了保护你,和他的弟弟。”在肖胜说完这句后,斥候从腰包里掏出一份资料,微笑的递到了王燕面前。

迅速接过去的王燕,翻开第一页,顿时被那一寸照片所惊呆了。

“军服。”

“你也可以称他为特工,只不过,身份暴露了,就这么简单,坐,今天都沒外人。”说完,肖胜摔先落座,而单帅和王燕,捏着这份资料,缓缓的坐下身。

刚刚轻松的气氛,也因为这,顿时骤降了下來。

两人一目十行的看完这份算不上详细的资料,很多不便透露的肖胜,都沒有拿给对方去看,示意众人喝酒吃串的肖胜,充当着主持人的角色,目光时不时瞥向胡同口的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出现。

&nbsp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