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港城那会,肖胜每晚是玩愤怒的小鸟玩到三点,而现在,红颜知己皆被自己攻破后底线,只差最后一步后,愤怒的‘小鸟’被玩到凌晨三四点钟!

连续两个凌晨,先是被‘曼陀罗’蹂躏至‘虚脱’,又被章姐姐疯狂至‘筋疲力尽’!虽然咱身体强悍,精力旺盛。【.

单靠自身补给是远远不够的,午餐没少吃的肖胜,这会又饥不择食的率先无视众女的笑态,自顾自的猛吃着,看这严如雪这胸器‘晃荡’的架势,今晚的‘小鸟’,多少又得愤怒,愤怒了!没体力怎么能扛得住?

花枝招展的小如馨,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再怎么说你也是个突破c罩的‘猛’女了!还坐在肖胜身边,这颤抖抖,‘哗啦啦’的。。难道自己禽兽到了真没节操的地步?‘额米油豆腐。。善哉,善哉,吃饭最大。。吃饭最大。’相较而言,小如馨她姐姐严如雪到聪明的多了!个头高挑,圆身子人,傲、ru坚挺,半弓着腰就能把那俩‘累赘’用桌面撑着,不过,不知是不是过于坚挺的缘故,在这妮子笑的时候,她面前的那个盘子也跟在晃动,靠,相隔二十厘米这都被顶住,操住了?你丫的破盘子,你才特么的没节操呢。

至于竹叶青依旧冷脸相待,情绪被她自己控制在了一定范围,只有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在低头吃米时,不经间被肖胜发现!亦能猜出这妮子内心的‘窃喜’。

夹起青菜的阿婆,淡然一笑的把菜肴送进嘴中,吃相很有学问,在这方面应该受过非专业的‘高等教育’,要是从应试教育,大学出来的,只会‘之乎者也’,哪懂这些餐桌文化啊。

“阿婆啊,苗疆的妹子吃饭都是这般规矩?”

“噗。。”刚吃一口米的小如馨听到肖胜满口塞的都是饭菜,费力嘟囔出来的一句话,笑喷出来了!‘妹子’?神情稍显不自然的严如雪轻咳了一声,阿婆可是肖胜请来的‘神医’这些天在她的精心照料下,小如馨气色好转的不是一点两点,最起码已经拥有正常人的血色,而且吃得香,睡的足。肖胜和她的关系,她们无法揣摩,但他们之间交谈,自己这边是不容插嘴的,万一一不小心激怒了对方,后果不堪设想。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小如馨,俏皮的伸出舌头,随后笑呵呵对阿婆说道:

“对不起阿婆,我。。”

“无碍,无碍!既然坐在一起了真正免费的毛片软件就没那么多规矩!”安抚完小如馨,阿婆把目光投向肖胜,轻声的说道:

“我看你挨的还是轻啊!能再‘低调’点吗?”这一次,三女都低下头,憋着笑声,而肖胜则一脸淡然的说道:

“就因为低调挨的打,不能再低调了!我说真的阿婆,你们那规矩这么多,我可真习惯不了!我看小青她吃小吃时,也是狼吞虎咽的,没你这般规矩啊!事先了解一下,我这吃相,别到时候去了吓着他们了。。”

“哈哈,胜哥哥你真逗。”

“如馨。。”‘严斥’了自家妹妹一声,收起身的小如馨,望向自家姐姐,有些憋屈的低下了头。

“小青,那都是被我惯的,回了寨子,她依旧得规规矩矩的!怎么?做好上刀山,下油锅,万箭穿心的准备了?”阿婆的这句话,着实让几人亦有些雾水,好无规矩的端起一碗鸡汤的肖胜,送了送嘴里的食物,仰脖之后,‘咕噜’一声咽了下去,笑眯眯的说道:

“不能再低调啦!人命关天啊!”说完,肖胜意味深长的看了阿婆一样,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算小青那丫头没看错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纳兰家还真没孬种是真的。

“你的情况小青给我说了,教训啊!肖胜,记住这次教训,一山还有一山高!”

“那晚我失去的场子,我一定会找回来。活了二十多年,就没这样被人看不起过,丢人呐,丢的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脸,阿婆,你懂得。。”肖胜的话,让阿婆欣慰的点了点头,中磊确实有这个韧性,就看他愿不愿去死钻了。

“外敷的药水,我帮你配好了!内服的马上我帮你煎好,喝完再走。”

“谢谢阿婆,今天来除了看你们之外,其实也就是这个目的!咱还有几天时间就要赶路了!那啥,严总监,该交代的交代一番,争取腾出来一两天时间收拾东西,那里不比这边什么都方便!是吧阿婆。”

“嗯,进一次山,快则一天,慢则两日,小丫头有病在身,咱们只能走走停停,有的路,马车都过不了!只能靠人力攀爬,我估摸咱们得三天时间。”第一次听到路线问题,严如雪和小如馨皆是目瞪口呆,二十一世纪,还有这样的地方?

“要想富,先修路!固守只会原地踏步,这本就是一种倒退。”

“这句话,你姥爷也说过,但是。。”说到这,阿婆选择了沉默!怪不得山里的妹子进了城后,就不想回去,那山窝窝里,‘纯原生态’,据说电话都不咋有信号!好在已经通电,不然真过野人生活了!

饭后的阿婆异常的忙碌,不单单要帮小如馨这丫头理疗,还要看着火候为肖胜煎药,而秦大姨妈则收拾着家务,为肖胜推油的事情,只能落在严如雪身上,毕竟是武术世家出身,简单的推拿,她可比陈淑媛专业多了!就是在接手这任务时,这妮子显得很扭捏,倘若不是肖胜威逼利诱,还真成不了事。

害怕与肖胜独处,这厮的黑手层出不穷!而且还是肆无忌惮。吃过几次亏,上过几次当的严如雪,倘若不是在肖胜那句:

“我要是伤不痊愈,这次下山可有危险!”的利诱下,严如雪绝不随他一同走进客房!什么他害羞,关着膀子怕人看到。在紧关房门的那一刻,严如雪就知晓,自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然而,这次让严如雪没有想到的是,这厮竟乖乖躺在了垫有隔水布的床面上,这使得严如雪的内心,稍稍感到丝丝安慰。可待到自己弯腰去帮对方推腰之际,才领略到什么叫做噩梦。。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小说,-..,您的最佳选择!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