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鸣的汽笛声,向众人传递着这艘货轮的即将远航,原本忙碌不堪的底层货舱,随着最后一批货物的进仓,驻守在这里的教廷人员们,把这些船员们驱赶出底层,虽有诸多怨言,但迎上对方那空洞的枪口,众船员还是妥协的退出了这里……

如同地铁和火车般,在进出口处一左一右各有一扇仓门,这样的设计主要是应对不同港口的靠岸方位,在临港的仓门被驻守在这里的佣兵紧关之际,处于海面侧的仓门则被人打开。

与此同时,不远处隶属于川下财团旗下的船舶厂内,突然涌出了近五艘印有编号的合法渔船,呈人字形共同朝着这艘货轮驶來,行驶过程中,所荡漾起的海浪,‘哗啦啦’的拍打着沿岸的港口……

突如其來的出港渔船,亦使得刚刚潜入改装间的帕克,显得措手不及,虽以通过观察确定了眼前的这几艘还在改装的渔船,为载人船只,但离港的渔船,帕克根本沒有探清虚实。

及时的把这一情况反馈给就置身于货轮上的肖胜,此时通过货船的监控器,已经得知对方异样表现的肖胜,协同竹叶青以及龙玖两人,顺着船身朝着事发地窜去,在此过程中,肖胜督促着斥候,尽快侵入对方封锁圈内的传输带,同时命令弹头,探清他所在的位置是否就是实验室的核心区域。

近乎是在肖胜下达这些命令的同时,数辆进厂装货的大卡,驶入副产品厂,这一异动,亦使得肖胜对隐忍所走的路线,产生了几分纠结,他们想做什么,货车只是掩人耳目,还是货轮,渔船才是障眼法。

在沒有拿到第一手证据之前,据守在海面上的军方,肯定不会有所行动,在这个人权至上,而且还涉及罗德里斯这样大家族时,他们在行动之时,也是谨小慎微,在此大前提下,可供肖胜调遣的人手,就那么几人,在肖胜倍感捉襟见肘之际,拉姆的主动请缨,着实缓解了他的压力。

“老男孩俱乐部的一支特殊部队已经到位,他们都不在军籍,更与军部扯不上关系,如若有需要,我们会配合你的行动。”拉姆的突然介入,亦使得肖胜在行动之际,轻松几许。

“你不早说,这几辆货车的驶入时间,太过于蹊跷了,你们的首要任务,就是紧盯着这些货车,如若遇到紧急情况,可根据大环境的需要,选择是否直接出手,但出手的前提时,必须发现对方的可疑行为。”面对肖胜的命令,拉姆也沒有过多的赘言,整个外围虽是霍姆斯在指挥着,但深入敌后的指挥官则是肖胜本人,军人对于命令,就是绝对的服从,绝不会有过多的碎语。

灯光昏暗的底层,使得众船员即便面对面,也很难看清对方的样子,一般在货轮行驶过程中,为了保障货物的安全,不被自己的船员顺手牵羊,这里沒有通行证是不得随便进驻,更有货船保安驻守。

现如今在教廷接手后,这些保安措施则是有他们所聘请的雇佣兵來担任,本不想打草惊蛇的肖胜,希望能在最为恰当的时候,选择一网打尽,可据斥候反馈來的信息,如若想尽快侵入对方的传输带,最好还是拿到对方的一台通讯设施,这样有了媒介,斥候更便于侵入。

在此大前提下,再加上肖胜确实有一探货舱究竟的想法,才不得不在这个节骨眼上,朝着底舱推进。

观察了一阵子,肖胜发现这些聘请而來的雇佣兵,并不是人手一台通讯设施,而是以小组为单位,为首的一名队长才配有,这就使得这些雇佣兵,更大限度的保持了‘忠诚’性,不容被第三方浑水摸鱼,毕竟一名领头的队长,对自己小组的队员,极为熟悉。

“这种情况下,要么按兵不动,要动就要吃下一个小组,否则动了其中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暴露我们的存在性。”兵分三路的肖胜几人,在其确定方案后,由肖胜直接下达命令。

此时已经把重心放在肖胜这边的斥候,也将在技术上配合他们的行动,换句话说,他们三人的任何行动,都不会显示在监控录像上……

五人为一队,221的据守在通往底层货舱的必经之路上,还有几名船员,闲來无事的趴在栅栏上聊天,但时隔不久,随着为首的一名大汉过來驱赶,亦使得这些船员相继离开。

往前走了近十米,拉开了与自家队员的距离,这在肖胜看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通常情况下,作为一队之长,在个人能力上,都有着过人的一面,特别似雇佣兵这类以武为尊的部队里,队长必须表现出超人一等的个人能力才能服众。

继而,为了安全起见,擅长一击即中的竹叶青來解决为首的队长,而个人能力同样不俗芒果视频黄色软件的龙玖,阻杀中间的那两名大汉,肖胜本人,则阻击最后两名荷枪实弹的另外两名。

这几名船员临走时的出言不逊,亦使得习惯了以暴制暴的队长,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压着心中的怒火,雇主已经明确表示,暂时不能与船员发生冲突,毕竟涉及到佣金问題,他也不敢擅作主张,可转身之际,那份不痛快还是写在了脸上,情绪也在这个时候,无法做到集中。

就在这厮嘴里嘀嘀咕咕谩骂之际,一道倩影突然窜出,在其下意识扭头之际,锋利的蝴蝶刀划过对方的脖颈,瞪大双眸的他,竭力想要发出声响,但此时不断涌出的鲜血,让其依靠着栅栏,硬生生的滑落在地。

与此同时,另外两处的阻杀同时进行,相较于竹叶青的快捷,更擅长近身格斗的肖大官人,在出现之际,便直接撂倒了一名大汉,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把军刀刺入另外一名大汉的心脏,而被踩在脚下的大汉,随着他的力道加大,‘咔嚓’一声,被踩断了肋骨,身体的抽搐,也预示着死神的召唤。

在龙玖刚刚击杀第一名佣兵时,以疾速直接赶至的竹叶青,从背后给予第二名佣兵雷霆一击,单就从格斗技巧來说,竹叶青的一招一式亦要比龙玖更加的精湛,不同的则是龙玖的力道,要远远强于竹叶青。

击杀这些普通佣兵时,快速有效的杀戮,显得更为实用,而龙玖的招式,更适合高一阶的对峙。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