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外,丝丝缕缕的火星依次垂下,化为盏盏金灯,流光溢彩,映耀半边天。(请搜索八一,或者直接输入看最新章节)景幼南衣袂纷飞,神色沉静如水,两根赤焰神箭如矢火流星,明晃晃,金灿灿。在他的驱使下,瞻之在左,忽焉在右,灵动如游鱼,难以捉摸。“好一个贼子,”头戴五岳冠的青年大喝连连,头顶之上,三尺金钟叮咚作响,上面凸起密密麻麻的银色篆文,显现出渔樵农耕,老妪稚子,书生女郎的场景,如走马楼台般流转不定,若隐若现。“不动如莲花,”十三公主俏脸生寒,纤纤玉指平伸,指尖生出一粒青莲种子,在白光照耀下,抽芽,扎根,生长,开花。荷叶连连,花开如轮,一道道咒文凭空出现在花瓣叶子上,绽放白光,不动根本。道术,不动根本莲花咒,大明皇室嫡传,专门用来防护自身,号称真气不绝,莲花不灭,不动如山。“皇室子弟,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不过,你们两个还差点。”独自面对两人,景幼南毫无拘束,挥洒自如,声音激昂豪迈,直入云霄,大气磅礴。“九曜明皇镜,去,”用手一指,灵器九曜明皇镜升腾而起,出明晃晃的神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来自圣皇的威压降临,九州四海,八荒**,仿佛一个四四方方的牢笼降下\1ooouffoc把十三公主困在里面。“不好,无常生死幡,”十三公主被神光照到,整个人如同溺水一样,喘不上气来,感受到这,她花容失色,一拍天门,尺许的幽深色大幡跳出来,迎风涨大到一丈。打出一个个艰难的法诀,大幡上面亮起道道水纹,一朵朵水莲花竞相绽放,黑白分明,仿佛要把空间凝成一片水世界。黑白无常,生死茫茫。每个看到遍地黑白莲花的人都能够在心底深处生出对生死的喟叹,感慨生死无常,寿元不再之苦。无常生死幡,一件颇有来历的灵器,十三公主身上的压箱底法宝,是大明皇帝亲自赐下,希望自己的女儿有朝一日可以参悟法宝传承,将来去寻找自己的机缘。两件灵器缠斗在一起,一道冲天红光,威严肃穆,一道黑光如墨,生死无常,争锋相对,互不相让。短时间内看,两件灵器不相上下,分不出胜负。“赤焰神箭,三箭齐,”景幼南看到九曜明皇镜缠住十三公主,让她无法脱身后,微微一笑,用手一指,头顶上赤火真气氤氲成片,三支祭练完成的赤焰神箭呼啸而出,呈品字形,打向头戴五岳冠的青年人。相较向日葵app下载安于道术和法宝犀利的十三公主,另一个人无疑是个软柿子,先从他入手,各个突破。“这个贼子,真气怎么如此雄浑,”头戴五岳冠的青年人听着天门上金钟急促刺耳的声音,脸色阴晴不定,有些坎坷不安。开脉境界体内的真气,是原本体内的元力通过接引天地灵气入体,洗练而成的,在尚未筑基,打通肉身和天地大循环之前,修士体内的真气用一些,少一些,要想补充,需要打坐吐纳,吞食天地精粹。正是因为如此,开脉境界的修士一般只可以驱使两件法器或者勉强使用一件灵器,就是害\1ooou6o15真气耗尽,成为了对手砧板上的肉。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打破了他心中的认知,对方不仅操控一件品质不低的灵器灵活如飞,尚还游刃有余地激道术,真气雄浑到不可想象。他自然不知道,景幼南习练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是纯阳宫真传道书,无上正觉,或许修炼之时对资质要求甚高,晦涩艰难百倍于普通功法道诀,但打下的根基却是非常雄厚,当初玄门辈出的中古之时,都少有人可以比拟。“侵略如火,矢落流星,给我破。”景幼南敏锐察觉到对面青年人的心神波动,头顶上的金钟法宝出现了一丝空隙,果断地将真气打入,集中全力。三支赤焰神箭上面符箓亮起,火焰冲天,陡然爆出的光芒如同大日一般,照的周围人眼睛生疼。“啊,”头戴五岳冠的青年人惨叫一声,栽倒在地,一支赤焰神箭破开了金钟的防御,另两支趁虚而入,钉在他胸口处,断了他的生机。从从容容地转过身,收了道术,景幼南目视十三公主,声音清晰,“何必做困兽犹斗之姿?你只要归顺于我,我保证,一出了秘境,就放你自由。”“你休想妖言惑我,”十三公主亲眼目睹两人死去,在她眼里,对面的年轻人就是一个十恶不赦泯灭人性的邪恶魔头,他的话要是能信,母猪都能上树了。为今之计,只有先护住周身,立于不败之地,或许,会有相熟的皇室子弟路过,救自己脱困。想到这,小公主紧咬贝齿,纤纤玉手不断打出道道法诀,驱使灵器无常生死幡,绽放出千百朵黑白莲花,光芒大作,密不透风。“哈哈,看你能撑到几时,”景幼南一眼就看出她的打算,不急不忙地驱使九曜明皇镜,吞吐之间,三尺神光照出,不断地打向护体莲花。\237ou3ooo既然破不开你护身的法宝,那么,就要消耗尽你体外的真气,没了真气,你手中的小幡再厉害,也没了用处。景幼南嘿嘿冷笑,就是要釜底抽薪,待其真气一空,直接来个瓮中捉鳖。“好个贼子,不知道是哪家老不死的色鬼在外留下的种子,等姑奶奶回去,非得找你算账不可。”十三公主累的鬓角散开,香汗淋漓,饱满的胸口上下起伏,心里暗自咒骂不停。作为大明的公主,六大皇室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即使没有见过真面目,至少有所耳闻。对面这个完全陌生的家伙,十有**就是某个皇室成员在外的私生子,只有这样,才会一头雾水。私生子虽然在皇室明面上多受鄙夷,但毕竟血脉不假,手持蟠龙符诏,同样可以进入鼎湖秘境。说起来,这种在六大皇室中类似于“黑户”的私生子是很让人头疼的,小公主就不止一次在前辈关于鼎湖秘境的记载中看到类似的抱怨,私生子们对绝大部分皇室成员是陌生的,陌生代表着隔阂,隔阂就容易引起矛盾和冲突。再说了,私生子们通常是不见光的,常年的怨气非常容易让他们养成心胸狭窄,喜怒无常的脾气,见到正宗的皇室成员往往心里不平衡,嫉妒和仇恨,痛下杀手就见怪不怪了。心中念头此起彼伏,十三公主突然俏脸一白,没了颜色,真气竟然用尽了。紧接着,眼前火光刺目,后脑一疼,跌倒在地,昏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十三公主朱月英悠悠醒来,只听耳边流水淙淙,山洞中央仅有一线云光笔直垂下,如明珠高悬,映照之间,白石玉润,或似仙鹤,或如玄狮,形态各异,栩栩如生。“醒了?”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朱月英吓了一跳,挣扎起来,只觉得浑身无力,俏脸刷的一下变得雪白,声音变得断断续续道,“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景幼南缓步走到跟前,脚下的女子容颜俏丽,婀娜多姿,惊恐之下,眉间间多了几分柔弱,愈显得娇媚可人,不由得笑了笑,“只是暂时封了你的真气罢了,你放心,不会伤害你性命的。”“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十三公主朱月英强忍心中的不安,微微蜷起秀腿,脆声问道,对方直勾勾的目光,看得她有些毛。“很简单,我对这秘境比较陌生,需要一个领路人。你是皇室公主,法宝道术具是不俗,来之前应该从家族长辈口中得到不少关于鼎湖秘境的消息,正是一个合适的人选。这几个月,就委屈小公主充当下领路仆役吧。”景幼南大大方方地坐下,说出了他的打算。六大皇室关于鼎湖秘境的消息肯定是绝密的,甚至是口口相传,不落文字,想要杀人后搜查记录玉简,肯定一无所获。正因为如此,才特意留下了这名十三公主的性命,让她充当带路者。别的不说,看她开脉境界的修为,肯定了解一些关于玉液灵池的消息,甚至知道上上品玉液灵池的具体位置也说不定。“不行,”十三公主朱月英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可是大明王朝的公主,怎么会做别人的仆役?况且,鼎湖秘境浩大,神秘,陌生,危险,六大王朝这上千年来进入秘境的皇室弟子硬生生用血肉和生命,才传递出零散地关于秘境的消息,让后辈之人方便寻找玉液灵池,获取机缘。这些信息是各大王朝的不传之秘,甚至关系到王朝的气运所钟,任何一个泄密者都对不起祖辈代代的牺牲和艰辛,将来入了祖坟,是会被祖辈们戳脊梁骨的。“嗯?”景幼南脸沉了下来,上去一步,托起朱月英圆润光洁的下巴,目露寒光。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