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通仙小极天。

红烟绿窗,紫霞朱门,琼扉轻叩,九音鸣晨。

依稀见得,夕光上玉阶,浮景跃宝池,缥缈仙鹤舞,月来影徘徊。

景幼南头戴正阳道冠,身披万雷仙衣,天门上升起半亩大小的雷云,层层叠叠的细纹之上,易明道人闭目不动,水火灵机冲刷而下。

轰隆,

弥罗三圣功自运转,一种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感觉突兀地出现在景幼南的灵台中,元灵性光光芒大盛,熠熠生辉。

好一会,景幼南睁开眼,若有所思。

身外化身一成,自己的本源几乎是膨胀壮大,结婴成就真人的把握多了三分。

除此之外,要是本体有个意外的话,完全可以借助身外化身重生,等于多了一个底牌。

不管怎么说,三圣功玄妙异常,得天独厚。

这个时候,腰间的通讯令牌出叮当一声响,把景幼南从沉思中惊醒。

他扫了下令牌上的信息,沉吟少许,站起身来,道,“我去正清院一趟。”

“道友请便。”

易明道友飘然落地,手一伸,抱起两个犹自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胖娃娃,向丹房走去。

景幼南简单整理了下衣冠,架起遁光,离开小极天。

不多时,景幼南就到了正清院,在正中央宝座上稳稳坐下,显出云光,清亮如水。

朱颜把早准备好的玉简递上去,道,“副掌院,这是最近院里弟子们的成果。”

“嗯,”

景幼南接过来一看,随即面上露出笑容,道,“咱们正清院效率很高啊。”

朱颜叹口气道,“不是效率高,实在是太多了,一抓一个准。”

顿了顿,朱颜继续道,“宗内不少的世家弟子嚣张跋扈,根本不把门规放在眼里,要是再部整治,以后就会出大乱子。”

“现在咱们正清院不正是在正本清源嘛,”

景幼南啪的一声合上玉简,吩咐道,“先带云元让等人上来,今天审一审。”

“好,”

朱颜答应一声,下去安排。

半刻钟后,三仙岛犯事的众弟子齐齐被带上来,这个时候,他们可没有了攻击执法弟子的嚣张,各个耷拉着耳朵,神情恍惚。

在场的没人是傻子,这么多天丝瓜视频成人版app安卓下载了,家族中人也没有把自己从正清院众捞出去,很明显是撞正大板,要吃苦头。

有人抬起头,不过一接触到高座上威严的目光,马上低下,纷纷在心里大骂带头的云元让,要不是这个可恶的家伙,怎么会到了现在这步田地。

景幼南居高临下,声音如铁,道,“你们欺压同门,袭击正清院弟子,证据确凿,严重违反门规,罪大恶极。”

“副掌院,我们一时糊涂啊。”

“是啊,是啊,我们都是糊涂。”

“副掌院,法外科恩啊。”

“都是云元让的错,他让我们做的。”

“就是,就是,都是云元让授意我们这么做。”

听到上面传来的冷漠的声音,在场的三仙岛弟子再也忍不住,大部分开始哀求起来。

景幼南不为所动,眉宇间雷光缠绕,声音越地威严,一字一顿地道,“现革去你们内门弟子身份,贬为普通弟子,前往森罗域戴罪立功。”

“王元让身为主事者,不仅不诚心悔改,还畏罪潜逃,罪加三等,现逐出太一宗,不得有误。”

原本愤愤不平的三仙岛弟子听到对王元让的处罚,登时愣在当场,后背上都起了一层冷汗,吓得不敢开口。

这个处罚实在是太狠了,居然直接逐出太一宗,相当于把王元让从天上打到凡间,而且永世难以翻身。出了这样的丑事,云家第一个饶不了他

想到云元让原本是云家冉冉升起的新星,现在却成了这样的惨状,在场的三仙岛弟子顿时是噤若寒蝉,上面的人太狠,他们惹不起。

“我是云家弟子,我还要晋升真传,你不能够这样对我。”

王元让疯了般嘶吼,双目血红,咬牙道,“景幼南,你没有权利作出这样的判罚,我要见掌院,我要见掌院。”

啪,

一把戒尺落下,把王元让打倒在地。

朱颜冷着脸,寒声道,“在正清院咆哮副掌院,该打。”

“嘶,”

王元让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这正清院的戒尺可是鼎鼎大名,号称鬼见愁,被打一下,三天下不来床。

“来人,把他们都押下去。”

朱颜喊了声,如狼似虎的正清院弟子们两人抓一个,连拉带拽,把三仙岛弟子们拧回天牢。

他们当日可是受过三仙岛弟子袭击,各个引以为耻,现在形势翻转,少不了手下有小动作,把这些犯事的少男少女弄得鬼哭狼嚎的。

景幼南伏在案上,笔走龙蛇,把对三仙岛众弟子的判罚写到玉简上,然后拿出自己的副掌院大印,啪嗒一声按上

大印一落,丝丝缕缕的赤气氤氲,代表判罚生效。

朱颜看了一眼,犹豫少许,道,“副掌院,此事重大,或许可以⊥掌院把把关。”

景幼南目光一亮,笑道,“好主意。”

不管怎么说,三仙岛都是宗内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自己虽然不怕,但能够拉一个垫背的,无疑是更好的事。

从这方面看,正清院掌院是最好的人选,反正从外面来看,他才能够真正代表正清院。

“我这就去。”

景幼南收好玉简,大袖一扬,昂然出殿。

后山。

掌院头戴道冠,身披大红仙衣,手握着鱼竿,悠悠然地垂钓。

听完景幼南的禀告,压着长长的寿眉翻阅了一遍玉简,掌院目光动了动,道,“既然景副掌院已经批了,就这样办吧。”

说完,他拿过身后弟子霍山捧着的大印,用力按了下去。

轰隆,

赤气再现,比景幼南当时的要浓郁一倍,这代表着正清院掌院的认可。

景幼南目中异色一闪而逝,这老家伙精明的很,不可能看不出自己拉他下水的意思啊。

果不其然,掌院把玉简合上,温声道,“景副掌院,我听底下人不少跟我抱怨,最近忙的团团转。这样吧,我让霍山领几个弟子协助你,好好打压一下门中的不正之风。”

“这是要掺沙子啊。”

景幼南心中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点头答应。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