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一听伍爷这么说,连忙笑着道:“伍爷太客气了,我今天是真的有事儿,实不相瞒,今天我是请钱爷和钱云两人吃饭的,正吃着,就听到马成林大哥来找我,说你这里出事儿了,我马上就赶来了,现在钱爷和钱云还在家里等我,我要是回去的晚了,那可就真的失礼了,所以我就先回去了,记住了,明天你一定要带着这小家伙到我那里去,有好事儿。”说完他冲着伍爷一抱拳,就走出了房间。

伍爷连忙在后面跟着,赵海到了外面之后,其它的帮闲也全都看着他,赵海也冲着他们一抱拳,随后微微一笑,就转身往外走去,那些帮闲也没有拦着赵海,反到是把目光全都看向了跟在赵海身边的伍爷身上,伍爷冲着他们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就把赵海送出了大门。

到了大门外,赵海冲着伍爷行了一礼,随后身形一动,直接就消失不见了,伍爷他们连赵海是如何动作的都没有看清,一看到这种情况,众人都不由得一愣,他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赵海的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从这一点儿上也可以看得出来,赵海的实力确实是很强。

伍爷看到赵海这一手,他不由得心中一动,他觉得赵海如此强的实力,他们这些人要是真的跟赵海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那也是十分不错的,最起码如果以后他们真的被欺负了,也有一个人可以为他们出头了。

随后伍爷就转头A片视频APP免费下载看,看了其它帮闲一眼,接着他对其它的帮闲行了一礼,开口道:“今天多谢大家帮忙,小孙已经没事儿了,多谢大家。”先不说这些人是不是真的能帮得上忙,不管怎么说,对方来了,那就代表着一份心意,他不能不谢。

众人也连道不敢,随后又问了一下伍爷小孙子的情况,结果发现没有什么事儿,他们这才告辞散去了,等到众人离开之后,伍爷这才去看了看自己的小孙子,发现这孩子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儿了,正在睡觉,而且睡的还十分的安稳,他也就放心了。

要说起来,他这个小孙子,也真的是很让人操心,从小他就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就生病,要不是伍爷家的条件还算不错的话,怕是这孩子早就病死了,也不可能活到今天,虽然他现在顺利的长到了这么大,但是身体却是十分的瘦弱,今天更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这让伍爷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想到这里,他就叹了口气,觉得这个孩子还真的是不容易,不过一想到赵海说,明天要把孩子带到他那里去,还有好事儿,他的心里就不由得一动,他现在发现,自己越来越看明白赵海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赵海这个人,确实是十分奇特,他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意动了起来。

在说赵海,他从伍爷那里出来,就飞快的赶回到了流云居那里,他用的是术法,所以速度十分的快,而且没有感到累,等他到了流云居的门前,伸手敲了敲门,流云居的大门马上就打开了,一个仆人从门里看面一看,发现是赵海,他马上就把大门给打开了,同是冲着赵海行了一礼,赵海冲着他点了点头,就直接进了院子。

等到赵海进了院子之后,他直接就往餐厅那里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餐厅那里,到了餐厅那里他就听到餐厅里有说话的声音,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直接就推开了餐厅的门走了进去,发现钱爷和钱云正坐在餐桌的旁边聊着天,桌子上的酒菜都没有动,看样子两人真的是在等他,而何三就站在一旁伺候着。

一看到赵海回来了,钱爷不由得一愣,他连忙站了起来,对赵海道:“怎么了?事情可是处理完了?”钱爷还真的是十分的好奇,难道说赵海这么快就解决了一件鬼怪事件,要知道鬼怪事情也是分为很多种的,撞邪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符体,或是鬼上身,这些其实都是差不多的,这只是属于鬼怪之中,一种比较简单的,事实上一般的人,还真的不会被鬼上身,被鬼上身的,一般都是一些身体不好,可是出生时间有问题的人,这些人可能会被鬼上身,一般的成年人,身体只要健康,一般是不容易鬼上身的。

而对于这种鬼上身的方法,其实有很多,武者一般就是把自己的真气,输入到对方的体内,这种真气就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只要进入到了对方的体内,就会把那厉鬼给驱逐出了那人的身体,这其实就是一种十分笨的方法。

一个人的身体就好像是一间房子,本来这个房子里是有人的,但是这个人十分的弱,这个时候就来了一个强盗,他直接就占了那个房间,但是这个强盗却没有办法杀掉房子的主人,只能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吞噬掉他,而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大侠,直接就把那强盗给赶出去了,这个大侠也不会呆在这个房间里,所以这个房间就又是他原本的主人的了,这就是武士用的方法。

而道士可用的方法就很多了,他们就好像是官方的人,他们可以把那鬼怪直接就给抓走,甚至直接就把那鬼怪直接就给消灭掉,这就是道士要比武士更容易对付那鬼怪的原因,所以道士在这方面,是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的。

但是不管是道士还是武士,想要对付这种撞邪的人,一般都是十分小心的,也不可能这么快,要知道这里离西城可是不一段不短的了距离,一个来回可是需要不少的时间,而赵海从离开到回来,一共连两刻钟都没有用上,这就让钱爷不得不感到有些吃惊了。

赵海笑着道:“已经处理完了,不过就是一个简单撞邪罢了,十分的简单,不过那孩子的身体有些特别,我让他们明天带那孩子前来,给那孩子好好的调理一下。”一边说着赵海已经一边走到桌子旁边,一看桌子上的酒菜都有些凉了,他马上就对何三道:“何三,去,吩咐厨房,在做一桌菜来,这菜都凉了,还怎么吃,对了,先拿几个冷盘来,我们先喝着,但是菜要尽快重做。”

何三马上就应了一声,随后转身走了,钱爷马上就对赵海道:“哎,小海,这就没有必要了吗,这就已经很好了,没有必要重做。”钱爷确实是觉得这有些太麻烦了,这么一桌子菜,要是全都重做,那可是需要不少的时间的。

赵海笑着道:“没事儿,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让何三去安排吧。”说完音,已经有一些侍女从外面走了进来,把桌子上的一些热菜全都撤了下去,只把那些冷盘给留了下来,赵海也没有在意,只是让人把酒给温上了。

等到酒温好之后,赵海给钱爷和钱云都到了一杯酒,这才给自己的酒杯也到满,随后他这才对钱爷和钱云一举杯道:“钱叔,钱云兄弟,今天实在是对不起了,谁能想得到,正吃着饭着,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是一条人命,我在这里给你们赔礼了,我也是因为没有把两位当外人,所以才会如此做的,还请你们二位见谅。”

钱爷也端起了酒杯,哈哈大笑道:“你都说了,我们不是外人,那还说这些客气话干什么,来,干了这杯酒吧。”钱云也笑着举起了酒杯,三人的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随后全都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相互亮了一下酒杯,这才把酒杯给放了下来。

赵海又重新的给两人到上了酒,这才对钱爷道:“本来今天是想好好的招待二位一下的,却没有想到,中间出了这样的事儿,不过还好,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今天我们就好好的喝上一顿,今天两位就留在这流云居里好了,我一会儿就派仆人去你家里,告诉家里的老夫人一声,让他们不用担心。”

钱爷却是摆了摆手道:“哎,这可不行,我当初就已经答应过我的夫人了,不管我在外面喝了多少酒,在那里喝的酒,晚上必须要回家才行,几十年来,老夫我虽然在外面酒局无数,但是最后却全都回家过的晚,今天我也不能破例,你的好意心领了。”

赵海一听钱爷这么说,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他冲着钱爷道:“如此,那我也就不在为难钱叔了,不过我们还是放心喝,不会有问题的,等到时候我派马车送二位回家。”赵海当然不会为难钱爷了,不过好好的招待他喝一顿酒到是没有问题的。

随后三人推杯换盏,喝的十分的开心,不一会儿热菜也全都陆续的上来了,餐厅里的气氛就更是热烈,一坛坛的酒被喝干,这一顿酒宴可是一直进行了一个多时辰这才算结束,等到酒宴结速之后,钱爷和钱云,都已经有些喝高了,赵海直接就派人赶着马车把两人送回到了家里,而他却是直接就去了书房那里,看了一会儿书就去休息去了。

以赵海现在的身体条件,那点儿酒当然是不可能把他喝多的,不过在酒桌上的时候,他还是表现的好像已经喝多了一样,最后送钱爷和钱云的时候,身体都已经开始打晃了,当然,这全都是装的,他当然不会让钱爷和钱去知道他的底了,他已经发现了,钱爷和钱云这样的人,可以利用,但是想要把他们收服,变成自己的手下,却是会十分的困难,而且他现在也没有能力把这两个人收为手下,要等到他有一定的地位之后才行。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