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玄武空间,恶鬼渊众人共用的大院里,一个不是很大的书房里,赵海坐在书房里面,在他的面前,站着几个人,这几个人都穿着散修的衣服,长相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几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赵海,他们现在已经知道智明还活着了,而且智明还是宗门在恶鬼渊那里布局的总负责人,所以他们在见到赵海的时候,心里还是往往有一些紧张的。

赵海看了几人一眼,接着微微一笑道:“不要紧张,都坐吧,我们现在也都是自己人了,你们已经是宗门的人了,宗门的福利你们也都领了,大家算是同门了。”几人应了一声,随后都坐了下来,他们几人还装做并不是很熟的样子,都是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

赵海看着几人的样子,接着微微一笑道:“我今天把大家找来,因为什么,大家知道吗?”赵海在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平静的看着那些人,等着那些人的回答,那些人一听赵海这么说,全都看着赵海,不过却是同时摇了摇头,很显然,他们是想要装傻了。

赵海看着几人的样子,接着沉声道:“你们现在也全都是自己人了,那我也就不跟你们客气了,你们现在是血杀宗的弟子,而且身上也有了血杀宗的禁制,血杀宗是一个什么样的宗门,我想你们也应该清楚,宗门对你们怎么样,你们也应该明白,之前宗门在你们的身上种禁制的时候,你们是什么反应,我想你们自己也都知道,而你们的反应代表着什么,我想你们也应该知道了,现在我呢,是代表着宗门在跟你们谈话,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当然,如果你们自己说出来呢,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怎么样?有什么好说的吗?”

那几个人一听赵海这么说,他们的心不由得往下一沉,随后他们互望了一眼,都沉默了下来,谁都没有说话,而他们这样的反应,到是出乎赵海的意料之外,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还挺忠心的,他看着几人,沉声道:“宗门已经插手恶鬼渊这里的事情了,而且还做了那么多的布置,宗门在恶鬼渊那里,有多强的实力,我想你们也应该知道了,你们真的觉得,那散修还有希望控制恶鬼渊那里吗?你们是觉得,让他们与宗门一战好,还是让他们能直接加入宗门好?”

那几个人一听赵海这么说,他们的身体不由得一震,赵海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的话里却传递出了一些意思,那就是他已经知道了一些情况,甚至知道他们的来历,这让这几个人都感到有些不安,同时他们也开始思考赵海的话了。

血杀宗的实力有多强,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参观过血杀宗,了解过血杀宗的实力,而血杀宗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他们是十分清楚的,血杀宗现在在恶鬼渊那里布了那么大的一个局,难道真的会让那些散修给破坏了吗?先不说血杀宗有多少法则高手,在恶鬼渊那里,法则高手不能出手,但是血杀宗这里,当是普通弟子的数量,就足以让人头皮发麻了。

甚至可以说,不需要计算血杀宗里的弟子,就光是血杀宗在恶鬼渊那里,控制的弟子数量,就不是散修所能应付的,所以他们几个人,现在不得不好好的想一想赵海所说的话了。

赵海一看到他们有向日葵视频下载ios安装些动摇了,他接着开口道:“当一个散修真的好吗?你们也知道,宗门现在就是要把恶鬼渊那里所有人,全都收入到宗门里,难道说加入宗门,不比当一个散修强吗?我知道,你们可能觉得,要是把你们知道的说出来,好像是出卖了自己的兄弟,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真的是出卖你们的兄弟吗?难道就不是帮着你们兄弟,谋一个更好的前程吗?”

那些人互望了一眼,随后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他冲着赵海一抱拳道:“智明师兄,不是我们不愿意说,实在是我们所知道的也并不是很多,我们这些人,虽然都认识,但是真的要说起来,我们知道的也并不是很多,除了有数的一些人之外,我们知道的也并不多。”

赵海沉声道:“那就说你们所知道的,我今天之所以找你们谈,其实就是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之前的做法,其实已经自是判宗了,你们已经加入宗门了,你们也知道全营他们的做法,但是对于这件事情,你们却并没有上报,这不是背判宗门是什么?现在我给你们这个机会,如果你们愿意把你们所知道的,全都说出来,那你们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们有所隐瞒,那以后你们会面临宗门的处罚,我也不怕告诉你们,你们不要以为,你们现在得了宗的奖励,有了好几条命,你们就厉害了,你们不要忘了,你们那几条命,可全都是宗门给你们的,宗门可以给你们,当然也可以收回,所以如何选择,就看你们自己了。”

一听赵海这么说话,那几个人身体不由得一颤,赵海这句话真的是点到他们的软肋了,他们之前是散修,可能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大不了就是一死,所以他们反到是更加的硬气,但是现在却不一样,现在他们可不在是散修了,他们是血杀过的弟子,每个人都有五条命,一但他们失去了这些东西,那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比杀了他们更加的难受。

这时之前向赵海汇报的那人马上就道:“是,师兄,我们一定会把我们所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们这些人,其实属于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原本有一个名字,叫散修联盟,这个组织最一开始的创建人,就是全营,他之所以建立这个组织,就是因为,他看不惯那些宗门的修士,把手伸到恶鬼渊这里,不但利用我们这些散修,而且还摆出一付高高在上的样子,而且还完全不把散修的命当回事儿,所以他这才建立了这个散修联系,大家最一开始聚在一起,就是抱团取暖,就是不想被那些宗门的人利用,就是想要过的更自在一点儿。”其它几人也一都点了点头。

随后那人又接着开口道:“后来全营成为了一个合道境五层的修士,这样的修为,在恶鬼渊这里,已经算是一个高手了,他就对我们说,我们这些人只聚在一起,并不能真正的摆脱那些宗门弟子的控制,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把那些宗门弟子给赶跑,只要把那些宗门弟子给赶路,我们才能真正的安全,而恶鬼渊这里,又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一个环境,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恶鬼渊这里不允许法则高手出手,一但有法则高手出手了,就会招来恶鬼渊里的鬼物,那些宗门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所以这里可以说是合道境修士的天下,而散修之中,合道境的高手也不少,只要把所有合道境的高手,全都联合起来,在把大部分的散修给联合起来,那我们就可以把那些宗门弟子,从恶鬼渊这里给赶走,到那个时候,恶鬼渊这里,就是属于我们散修的天下了,在也没有人高高在上的,对我们下命令了,在也没有人,不把我们当人看了,为了达到这在目标,我们必须要团结起来,一起与那些宗门的人做斗争。”

“但是那些宗门的弟子,到了这里之后,利用那些宗门的名头,很快就建起了帮派,我们要是直接去联系那些帮派的人,可能会被那些加入了帮派的散修,直接出卖给那些宗门弟子,到那个时候,那些宗门弟子可能就会对付我们,而这也正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所以我们这些人,不能乱来,必须要小心才行,我们这些人是被选出来,一直在恶鬼城里潜伏,收集各帮派情报的人员,而我们的直属领导,是山文越,是全营最信任的一个手下,我们所有的行动,全都由山文越来指挥,而且我们在城里已经潜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只与山文越单线联系,至于说全营他们到底是怎么布置的,这个我们是真的不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人,聚集到了全营的身边,听他的指挥,还有这个散修联盟,到底发展到什么成度,我们也不知道,师兄,我们说的是真的。”

其它人也全都点了点头,一个个都定定的看着赵海,他们希望赵海能相信他们的话,因为他们说的确实全都是真的,说实话,现在他们想想,自己还真的是有点儿傻,他们在为了那个目标而努力,而全营他们,是不是还信任他们,这个就真的不好说了。

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接着他轻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还真的是有些为你们感到不值,我已经收到了消息,全营现在准备在城外建立帮派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帮派有多少人,有多强的实力,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在四周的拉人了,看样子这个帮派,很快就会建立了,而且你们这些人,应该是最早一批跟着全营的人吧?你们在这种情况下,竟然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这真的是有些过份了。”赵海说到这里,还看了那些人一眼,而那些人一听赵海这么说,他们的脸色也是一变,这件事情他们还真的没有得到消息,要知道他们可是最少就跟着全营的,可是到现在,全营他们已经要成立帮派了,而他们却是完全的不知道,这上他们如何能不吃惊,如果能不愤怒!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