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着双手,站起身的肖胜,笑容灿烂的接过戴沐雪帮自己领来的份量十足午餐,正准备趁机揩油,摸对方一会手面呢,可谁知放在兜里的手机又一次叽叽喳喳响个不停,老式手机,和炫音着实单调,每次听到这声响,肖胜都有一种,蛋酥,蛋碎的感觉。【.文字】又有大鱼上钩了?

单手拖着饭盒,放于桌面之上,因为中午约了广德集团的华美吃饭,继而,戴沐雪简单的与肖胜说了几句后,便转身往门外走去!贴心的妹子,只要自己在公司,这顿午餐,肯定是她精心去准备,永远是那么丰盛。

在这种倾心的幸福中,肖胜低首看了下手中的电话,嘴角扬起了邪恶的笑容!

“小‘姐’,咋着了?又有人欺负你了?”在说这话时,肖胜显得极为紧张,而且呼吸急促,显然是忙着什么时,匆忙的接起这个电话!

很是不好意思的刘洁,抿着嘴唇,支支吾吾半天,愣是没说出个鼻子眼来!电话这一头的肖胜,开始‘犯急’了,从她那踌躇的语态中,不知发生啥事的肖胜,脱口而出道:

“小洁,是不是怀孕了?不好意思去打胎啊,这是哪个狗娘养的干的事,别急,别怕,孩子咱不打,我要着。只要你同意,我就要着,我说你今天怎么说话那般不对劲啊,是不是刚才就不好意思开口。。”还有比这更狗血的段子吗?在紧张兮兮的说这话时,肖胜都差点笑场了,特么的自己也太***有才了!把一为出阁的大姑娘直接‘忽悠’怀孕了。

听着肖胜这一大堆不着边的质问,又气又羞,又感动,又局促的刘洁,大声喊道:

“这都什么跟什么吗,你姐我是那样随便的女人吗?咱嘴巴能积点德吗?”听到这话的肖胜,故意长出一口气,小声‘幽怨’的嘀咕道:

“我以为我有机会了呢。”
男生晚上软件
“你说什么?”肖胜的声音并不小,刘洁也不是没听见,只是以此质问,化解两人之间可能存在的尴尬而已。

“没啥,没啥,说啥事吧,这么急匆匆的给俺电话。”

“那个,我爸妈。。提前回来了。”

“那好啊,一家团圆,其乐融融!等会,你不会告诉我。。”

“就是那事,你这几天能抽出一两天时间来金陵一趟吗?就是陪我回家吃顿饭,然后表现的亲昵一点,就没你的事了。”

“也就是说,让俺充当你几天的男朋友是吧?”

“可以这样说啦。”

“长期的需要吗?”这一次,肖胜说的无比坚定,但话语中,多少有些迟疑,这语调听在刘洁耳里,显然是认为对方因为自己身体的隐疾,而自卑的一种表现。

“这要看你的表现哦,表现好了,说不定我会考虑的。。”

“成,那俺一定去?是现在,还是过几天。”

“你现在有时间吗?”听到这话的肖胜,思索了少许,华美布局,这几天铁定是不会动手的,想要引起戴沐雪和陈淑媛之间的‘争风吃醋’,多少得需要点时间的运作,最主要的是,流言蜚语得传开,才存在效果。。

肖胜的沉默,使得刘洁以为对方确实难以走开身,略显失落的说道:

“要是真走不开的话,等几天也成,这不急的。。”

“哪有的事,啥事,能有你这事重要,我下午赶到金陵,咱明天中午就回去,咋样?”听着肖胜这爽快的回答,电话另一头的刘洁,微微的点了点头,呢喃道:

“谢谢。。”

“耶?亲爱滴,你啥时候和俺那般生疏了?么么。嘿嘿。。”一如既往的轻浮,但今天在经历了太多之后,这种轻浮听在刘洁耳里,则是另一番滋味,以前的刘洁,肯定会‘啪啪’的用表情图发出扇耳光的姿态,但这一次,她破天荒的回答道:

“么么,算是你的预付金。。”说完,刘洁,匆匆的挂上了电话。而手握电话的肖胜,笑容yin、荡的坐在了桌角前,掀开饭盒,食欲打开的肖大官人,以秋风扫落叶的态势,狠吃着盒里的美味佳肴。。

“什么?又要出门三四天?”吃过午餐,便推开陈淑媛办公室的肖胜,直言不讳说出了自己的行程。

“咋了?舍不得了?你现在说你舍不得,我就不出去了。”听到肖胜这无赖的语言,陈淑媛眼睛瞪的大大的。不过,咱也不得不佩服肖胜这种小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刚刚还跟刘洁那般,如今又转移对象了。

看着陈淑媛的沉默不语,肖胜绕过办公桌,凑到了她的身边,警惕心颇高的陈淑媛,立刻站起了身,与肖胜保持着相对的距离。

“别紧张,你也别心里难受!你说,我要是天天跟你腻在一起,那个叫华美的怎么挑拨离间,怎么让你争风吃醋,咱们之间的计划又怎么实施呢?我的离开,是为了咱们更久远的待在一起,淑媛,其实我真舍不得这样的聚散,我觉得我的心,每一次与你断开,都是一种煎熬。”

“我中午没吃多少的,别让我都吐出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看见你心烦。”听到这话的肖胜,撅嘴飞吻了对方一口,故作‘娇媚’的兰花指,缓缓扬起,轻声道:

“口是心非的女人。”说完这句话,肖胜还用指尖点了下陈淑媛的胳膊,想笑但憋住的陈淑媛,侧过头不去看眼前这个搞怪的男人。

“这几天,不要拒绝旁人的邀请,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刘继铭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插一脚,怎么做,别再让我教你,女神吗,总要有一副女神的架势,我看好你哦。”说完,肖胜咧嘴一笑,在陈淑媛侧过脸之际,瞬间伸出咸猪手,掐了掐对方的俏脸。

“你。。”在陈淑媛说这个字之际,铁拐李的肖大官人,以及蹒跚至门口,在房门紧关的那一刹那,气鼓鼓的陈淑媛,再次坐回了原位,‘心烦意燥’的翻阅着桌面上的资料,连午休都没了心情,没了安全感。。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小说,-.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