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和吴锋也想要查一查那些攻击赵海的人,都跑到那里去了,但是线索实在是太少了,他们什么都没有查到,最后也只能放弃了,现在离火岛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儿,吴锋就领着众人,直接回到了火凤宗里,一回到火凤宗里,吴锋就直接去找烈风了。

烈风正在书房里,一看到吴锋回来了,他就冲着吴锋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坐吧,说说吧,情况怎么样?”烈风很想知道吴锋他们有没有查出什么来儿,所以才会如此问。

吴锋摇了摇头道:“回大师兄的话,因为线索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查出什么来,现在界海那里人太多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查。”吴锋也是十分的无耐,界海那里现在人很多,而离火岛那里人更多,他们直的没办法查,毕竟界海这里,有太多的无人区了,如果你真的一心想要躲开人,那在这里,你还真的能做到,几年见不到一个人都可以。

烈风点了点头,随后他开口道:“那就算了,宗门里的事情,我已经让我去查了,应该也快有结果了,对了,你在离火岛那里呆了一段进间,离火岛那里的情况如何?”

吴锋两眼一亮,接着开口道:“很好,离火岛那里现在的生意很好,离火岛客栈的升级已经完成了,但还是住满了,而且因为离火岛那里的人多,所有各种东西,都买的很好,当然,买的是好的,还是功法,不管是武技功法,还是修练功法,都卖的很好,收入都很高。”离火岛那里的生意有多好,吴锋可是亲眼所见的,所以他才会如此说。

烈风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那就好,行了,你也去休息一下吧,离火岛那里就交给林泽我也放心。”烈风对于赵海还是很放心的,赵海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而且赵海的能力,他也看出来了,所以把离火岛交给赵海,他真的很放心。

吴锋这时却是开口道:“大师兄,你觉得让林师弟去风铃岛那里坐镇这件事情,可不可行?我觉得这件事情太危险了,但是我看林师弟的样子,他好像很想这么做,我担心如果我们不让他这么做,他会自己乱来,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吴锋已经看出来了,赵海确实是很想这么做,而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他担心赵海会自做主张的这么做,那只会更加的危险。

烈风一愣,随后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他了吗?让他不要这么做?怎么?他不听吗?”烈风对赵海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但是现在事的吴锋这么说,他到是有点儿生气,毕竟不让赵海这么做,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是还一意孤行的话,那可就有点儿不识抬举了,所以烈风才会有些生气。

吴锋摇了摇头道:“不是,林师弟说,风铃岛那里已经是大师兄你帮他要来的岛,而且那里正在建,以后他去风铃岛那里的机会一定会很多,这样一来,那些敌人,就可以在他去往风铃岛的路线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截杀他,那样更加的危险,如果他到风铃岛那里坐镇,就可以在岛上修建一个传送阵,如果真的有人敢攻击风铃岛,到时候他马上就告诉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利用传送阵前去支援,这样反到是可以把那些家伙给一网打尽,所以他才会有那个提议的。”

烈风一听吴锋这么说,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赵海说的有道理,风铃岛那里是他的岛,他是一定会去的,到时候他只会更加的危险,如果真的能把那些家伙给引出来,然后一网打迟的话,那到是可以把这件事情给彻底的解决了,一想到这里,烈风不由得有些心动了。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大师兄,有烈家人前来传话,说烈家主想请你回家一趟,今天是烈家团聚的日子,希望大师兄能回去。”说完就没了声音,静静的等着烈风的答复,而烈风一听他这么说,马上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看样子是大伯已经查出东西来了,这是要让他回去,好把结果告诉他。一想到这里,他马上就开口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告诉烈家的来人,就说我一会儿就回去,去吧。”门外的人应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了,而等到那人一离开,烈风就转头对吴锋道:“这样吧,你一会儿在回到离火岛那里去,现在离火岛那里还是不太安全,有你在那里,那些人应该就不敢在进攻离火岛了,同时你也要跟烈风说,让他不要轻举妄动,给我看住了他,他就算是要有所行动,也必须要等我们这里有了一个详细的计划之后在行动,现在如果乱来,那是会打乱我们整个计划的,所以不要让他乱来,看住了他。”

吴锋应了一声,烈风这才开口道:“好,那我们走吧,我回烈家,你去离火岛那里,你去跟烈风好好的说说,不要乱来有什么行动,我听我的命令。”吴锋应了一声,随后他就跟着烈风一起离开了烈风的书房,吴锋直接就去了传送阵那里,坐着传送阵去了火凤岛,然后又从火凤岛地里,到了离火岛,而烈风却是直接就回到了烈家,他知道这一次应该就会收到确切的消息了。

等到他回到了家族里,就直接去了烈行的书房,烈行已经在等着他了,而烈风一看到烈行的脸色,他就是一愣,同时他的心里也已经有了答桉,但是他还是看着烈行,烈行看着烈风,接着冲着烈风点了点头道:“查出来了,在林泽被攻击的那天,一共有四十多位法则高手,不在宗门里,或是行踪不能确认,其中有十个人,他们的行踪是完全没有办法确认的,因为他们在那天之前,就已经不在宗门里了,有的就算是在宗门里,也是早就闭关了,没有人看到他们,虽然人数上有些出入,但是我觉得,就是他们干的,因为那些人,全都跟周家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不仔细查,还真的查不出来,所以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了,当初攻击林泽的人,应该就是他们。”

烈风一听烈行这么说,他不由得深吸了口气,接着开口道:“也就是说,周家的人,很有可能与暗月楼有联系,甚至是暗月楼的人对吗?”烈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一点。

烈行点了点头道:“不错,周家的人应该与暗月楼有关系,弄不好就是暗月楼的人,但是小风,这件事情,你绝对不能说出去,因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宗门里还有多少人是暗月楼的人,一但让他们反应过来,那只会更加的麻烦,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外传,就按我们之前所说的,你要忍一忍,等到你成了宗主之后,在慢慢的收拾他们,现在,还不是动他们的时候。”

烈风点了点头,随后他沉声道:“现在是不能动他们,但是如果他们在接着对林泽动手呢?或是对我手下的其它人动手呢?那怎么办?我必须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老实下来才行。”

烈行一听烈风这么说,想了想,接着沉声道:“我看这样吧,你想办法给他们一个教训就行了,他们不是想要攻击林泽吗?那你们就给他们一个攻击林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他们是看得见,摸得豆奶视频下载着的,虽然他们会有所怀疑,但是他们还是会出手,你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一下狠的。”

烈风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道:“如果他们真的怀疑的话,那他们就不会在攻击林泽了?为什么大伯你还说,他们还是会出手呢?他们难道就不怕我们在算计他们吗?”

烈行沉声道:“你要明白他们的心理,他们那些家伙,全都是自认为联明的,你做的越是明显,他们就越是怀疑,他们会认为,你可能就是在吓唬他们,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怕,而且他们也都对自己有信心,只要你敢给他们机会,他们就一定会对付林泽,他们就是要给你一个下马威,我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收拾他们一顿了,只要把他们给收拾老实了,你才能安心的发展,只要你成了宗主,到时候在慢慢的收拾他们就是了,现在必须要忍下这口气。”

烈风点了点头,接着他沉声道:“之前林泽就给我出过一个主意,他说他想要去风铃岛那里,因为他准备在风铃岛那里,也开一家三才馆,就是卖神兽卵和功法的地方,我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听大伯你这么一说,我到是觉得可以试一试,如果真的能把周家的人给引出来的话,那也是一件好事儿。”烈风原本是不想让赵海冒这个险的,但是现在烈行这么一说,他到是觉得,可以试一试,要是真的能把周家给收拾一顿,那也是好事儿。

烈行一听烈风这么说,他到是一愣,随后他微微一笑道:“你的这个手下到是真的很不错,阄然想要以身犯险,好,可以重点的培养一下,他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这么做,他们可就太危险了,他直的乐意去冒这个险?”烈行还真的是有些怀疑赵海。

烈风笑着道:“林泽师弟是很聪明的,不过这一次是他善自离开了离火岛,这才让离火岛陷入了险地,虽然说对方并没有攻击离火岛,但是毕竟是他让离火岛那里,变得危险了,所以他很是内疚,就想到了这个办法,这个办法是他主动提出来的,他当然会愿意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