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两难,再多执着,再多不肯,却也不得不学会接受那些渐渐的不再纯粹,从哭着控诉,到笑着等待,到头來,不过只学会了虚伪的‘随遇而安’,

即便是这样,还不停的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富有小江南情调的精致淮扬菜,一瓶算不上高度,但却能突显气氛的‘女儿红’,柔和的灯光下,一身家居装的陈淑媛,就这般轻柔的为自己的男人,夹着菜,很少往自己嘴里送的她,更多的则是欣赏着对方的狼吞虎咽,

单手端着米饭,吃相一如既往的让人不敢恭维的肖大官人,时不时把目光投向了对面的陈淑媛,桌下面,那不老实的大脚,具有侵略性的撩扰着对方的底线,一而再往后退着身位的陈淑媛,脸上勾勒出,诱人的‘微怒’表情,

“知道吗,当一个汉子把一个妹子当成女神的时候,他们就注定了不可能平等交往,可有朝一日,汉子逆袭了,那么女神也就与汉子,有了共进午餐的这份涟漪,

我喜欢这种感觉,你就是我最大的战利品。”听到这话,单臂拄着下巴的陈淑媛,笑而不语,素面朝天的她,依旧是那般楚楚动人,特别是她那夺魂的眼神,留恋,贪婪,

亲手为肖胜盛了一碗鸡汤,放在对方面前,欲要收手的陈淑媛,却被肖胜抓个正着,沒有挣扎的陈淑媛,就这样深情的回望着对方,看着肖胜舔着嘴角米粒的表情,‘噗’的一声,笑出口的她,伸出了另一只手,把对方舌尖够不到的米粒,柔情似水的拿掉,

“人都说,女神的死敌便是‘卸妆水’,可我怎么看,你不化妆时,要比化妆更要艳丽。”

“吃个饭都堵不住你的嘴,说这些有用,明天一睁眼,我还是一个人。”

“有抱怨,这就对了,不然怎么能突樱花直播做污事显出我男神存在的意义呢。”

“土豪,如果你能闭上嘴,我们还是好朋友。”听到这话,陈淑媛与肖胜一同相视笑出了口,

依偎在门边,不愿再多挪动半步的陈淑媛,望着那高大的背影,一点点远去,千言万语,都了嘴边,仿佛又不知该如何诉说,

庭院内,伫立在原地的肖胜,打量着花坛内春雪覆盖的花枝,缓缓扭过头他,轻声道:

“还有啥话要说吗,你从沒正儿八经的给我说过一句‘我爱你’。”听到这话,低下头咬着唇角的陈淑媛,笑而不语,但再抬头时,却已经泪湿了眼底,

“其实,我昨天的那一番话,只是为了在你心中,留下一抹阴影,我,。”

“我懂得,我不是已经家法伺候了吗。”肖胜的话,让陈淑媛长出一口气,仿佛是在压制着内心的那份不舍,

“有些事,不说是个结,说了是个疤,可就像你不愿欺骗我,情愿避重就轻那样,我也不想欺骗你,

肖狗胜,你个大混蛋,放着我这么好的姑娘在家独守空房,你还在外面找别的女人,滚粗,。”说完,陈淑媛把捏在手中的铜镜扔向了肖胜,转头钻进了屋内,那原本敞开的房门,被陈淑媛重重的倚在了身后,

而门外,肖胜那落寞的笑容,是那般的无奈,抓着自己的寸发,留恋的看了一眼,转过身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庭院外走去,

刘叔早已安排好的车辆,已经在那里等待着肖胜,在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北望,笑容不再那么灿烂,

汽车的发动机声,使得陈淑媛‘噔噔’跑上了二楼,站在天窗前,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影,捂着嘴角,不让自己哭出來,然而,泪水总是这般不争气,顺着眼角,‘吧嗒,吧嗒’的滴落在身前,

仿佛失去了力道般依靠在窗口处,呢喃道:

“若我白发苍苍,容颜迟暮,你会不会,依旧如此,牵我双手,倾世温柔。”说完这话,陈淑媛咧开了嘴角,夹杂着苦涩的泪水,汇入唇内,小声喃喃道:

“我爱你,沒有之一,而你爱我,却不是唯一,混蛋,人渣,。”谩骂后的陈淑媛,更多的则是心灵上的刺痛,

瘫在了窗前,望着那面空白的墙面,不知何时,才能挂上两人的婚纱照,她在等,他知晓吗,

当肖胜时隔一天后,再一次踏足昆市这个地界时,远不如去时的那份渴望,更多的则是残留在心底的那份彷徨,

肖胜如时归來,让一直打不通他电话的武宗林内心稍稍安稳一些,毕竟这次交易的数额巨大,且牵扯到与末世卡门之间的利益分配,若沒有肖胜坐镇,武宗林不敢保证此次交易的顺利进行,

看得出,肖胜的情绪并不高涨,沒有赘言的武宗林告诉他,明早直飞曼谷的飞机,微微点了点头的肖胜,便返回了房间,

邮箱内,关于近期武家兄弟动向的情报,一览无遗在肖胜面前,可此时,目光呆滞的他,抿着香烟,望着天花板,

那道很少主动浮现的倩影,一步步走到了肖胜身边,声线依旧冷峻道:

“是不是我的出现,给你平添了许多烦恼。”听到这话的肖胜,侧过头,望向竹叶青那一成不变的冷艳脸颊,微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

“你的出现,只证明了一件事,我在你心目中很重要,这就够了,还是我太贪心了,与你无关,说白了,你也是受害者。”听到这话的竹叶青,瞥了对方一眼,从腋下拿出了资料,直接仍在了肖胜面前,轻声道:

“这是王芳所提供的资料,你用不用看看。”听到这话,肖胜捏起了桌角上的资料,笑容淡然的说道:

“你也信啊,如果四局,真的结合这些资料,进行‘整风’行动,我‘死亡军刀’的身份,就不攻自破了,

头疼啊,既然她那么愿意演戏,就让斥候,ak陪她演一场,一个舍得用‘儿女’做筹码的女人,我不觉得,她还有什么良心可言,

但她的用途,才刚刚开始,这一次,我要让eo在亚太的势力,赔了夫人又折兵,演戏吗,我比她更专业。”说完这话,肖胜扣动了手指,发出‘啪啪’的声响,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