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躺下的斥候,再一次被肖胜叫了起來,就现阶段而言,位置的暴露也就意味着,在这里可以驻足的时间已经不多,医疗器械上的一切有关于老威廉的信息位置,斥候与龙玖都要完全带走的同时,给予消除。

需要约翰采购的必需品清单,在交给对方后,肖胜特地轻声叮嘱了些什么,而在肖胜的授权下,弹头开始着手别墅周边的陷进设施,同时,替几人调试着枪械。

众人有条不紊的忙碌着,而肖胜则手握‘信物’,推开了关押大管家的地下室铁门,看到肖胜的进入后,原本躺在那里闭目养神的大管家,艰难的撑起了身子,目光紧盯着,肖胜手中紧握的那把军刀。

轻笑了两声,显得很是释然,微微摇了摇头的他,主动开口道:

“怎么,反悔了。”徒步走到他面前的肖胜,手腕猛然下沉,军刀径直的插入了桌面深处,随手把握在另一只手内的信物,扔到了他的面前。

待到大管家看到这件信物之际,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了那里,肖胜能从对方那耸动的肩膀,以及颤抖的唇角中,嗅到对方内心的紧张和震惊。

“不是我反悔,而是有人想让你彻底闭嘴,也许你都不知道,在我们身边,你的那名教父安插了这么一枚棋子,就在刚刚,她接到了你教父的指令,说是把这个交给你,你就明白应该做些什么。

如果今天來的不是我,我想你真的无法给你交代,我是个重诺的人,我说过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是朋友,我就不会允许他人來染指。

当然,你也是个有信仰的门徒,选择在你手中,我们可以合作,你也许会走的更远,你也可以效忠你的教父,为主献身,但我想,沒有那主会无缘无故的收下自己门徒的性命。”

肖胜的话,句句凿在管家的心坎上,仿佛一瞬间苍老许多的管家,双指颤抖的捏着那枚手镯状的饰品,内心的波澜,久久无法平复,深咽的口水声,在寂静的地下室内,异常的清晰。

“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你应该知道一些,托雷不想让旁人知晓的信息,有些事实我也不瞒你,就现在我们落脚的这处地方,已经被你的教父知晓,也许晚上,也许凌晨,他们就会突袭而至。

我就纳闷了,既然他们知晓你在我们手中,这段时间又会有统一的行动,他们干嘛治你于死地,救了不更好吗,虽然你现在的价值,不似当初那么重要,但能混到执事,应该有自己的人脉和亲信吧,这些,难道他就真的不在乎。”

在肖胜言词以及思维上的步步紧逼下,心理防线逐渐溃崩的老管家,脸上闪过了一丝狠辣之色。

“这些年脏活累活,我沒少替你干,所有的黑锅,也大都有我替你背,为了保全你的声誉,我不知屠杀了多少知情人,到头來却发现,原來我也就是你身边的一条狗。

当婊.子,还想立牌坊,托雷,你不如,就别怪我不义。”老管家,自言自语的嘀咕声,很是细小,再加上对方用的是肖胜并不精通的意大利语,继而,沒有听的特别清晰,可从对方那毅然决然的表情中,肖胜嗅到了对方心理防线的缝隙。

这个时候,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该表示的,他也都已经表述了,如今的肖胜,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眼前这个老管家,道出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噌……’原本闭合的手镯,突然在老管家的手指按动下,出现了一道‘裂口’,里面所溢出來的脓液,如此的浑浊,肖胜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此时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万一这老家伙,真的就跟主走了,他这么长时间的说教,岂不是都对牛弹琴了。

“知道这是什么吗,我们内部称它为‘邪之吻’,仅需一滴,就连大象也熬不过十秒,但从医学角度來讲,你又查不出任何的迹象,看似有点伪科学,但其实正是基于科学的基础上,研发出來的,知道是什么吗。”说完这话,老管家抬头望向身边的肖胜,后者在与其对视之际,蠕动着唇角,轻声回答道:

“基因,基因突变,这种药是不是能诱导基因突变。”听到这话的老管家,咧开嘴角微微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不愧是与隐忍不死不休的脸谱,说到这,我想你也应该揣摩出一二了,教廷势力是不小,但他无论如何,都沒有这个财力、精力以及人力去研究这些东www.黄软件下载西。”说到这,老管家冷笑几声,随即继续说道:

“即使有,你说哪个国度的掌权者,会愿意让这样的组织存在,就如同你所说,这跟教义是相搏逆的。

变了,一切都变了,当托雷的欲望犹如井喷般宣泄而出之际,他的目标,就不单单局限于眼下。

知道吗,教廷内所谓的激进派,是在托雷正式接任红衣大教主后,才真正崛起的,原因无他,因为他手中握有一支,谁都不敢忽视的军事力量。

真正的护卫团人员,是需要从小培养且具备很高的天赋,再在‘催眠师’的引导下,激发出体内的潜力,用万里挑一來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可是托雷,他让提升变得简单,变得疯狂,变得沒了底线,用反人类一词,來形容他的作法再恰当不过了。

基因的诱导,大幅度提升效忠他护卫团人员的势力,此起彼伏,短短几年里,他培养出了一支,无坚不摧的战斗队伍。

扩张,不停的扩张,收敛财富,用來购置更为前沿的药剂,而为他源源不断提供这些药剂的上家,不是旁人,正是隐忍。”当肖胜听完老管家的这些叙述后,整个人呆木若鸡般怔在了那里,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隐忍的触手,几年前就已经伸到了欧洲腹地,且逐渐形成了一条利益链。

高价的收购,为隐忍源源不断的提供着研发的经费,而与此同时,一些新型药剂,完全可以借用这些教廷挑选好的苗子做实验,不难想象,在这背后,到底隐藏了隐忍多么丧心病狂的计划。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