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一听清玉这么说,他马上就道:“已经安排好了,你放心好了,没想到这些地狱门的人,见机的竟然地如此之快,竟然就这么跑了。”

清玉冷哼了一声道:“一些无胆匪类罢了,他们一看到我们这里有埋伏,竟然四散而逃,让我们追都没有办法追,实在气人。”

冷月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连忙道:“要是这样的话,就必须把上给那些人送信,把这种情况告诉他们,不然的话,要是他们还在找大队人马,那可就就会错过那些人了。”

清玉一听冷月这么说,他马上就开口道:“好,请郎宗主帮忙安排一下吧。”郎啸月应了一声,他马上就去安排去了。郎啸月一走,冷月马上就对清玉道:“师弟,把地狱门攻击的事情跟我说说,这件事情怎么会如此之巧?难道是有人给地狱门的人通风报信不成?”

清玉一愣,随后他点了点头,把风鸣他们是如何进攻的,跟冷月说了,冷月一听清玉说完,他也点了点头道:“看样子应该是没有人能他们通风报信,他们应该是吸取了之前,在槁梧宗那里对付那些阴影盟的人的方法,这才会如此的,用这种方法攻击,就可以看出五狼棍宗这里是不是有埋伏,如果几波攻击之后,没有埋伏,他们就直接对五狼棍宗进行攻击,要是有埋伏他们就直接跑,而且看得出来,他们在进攻之前,应该就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了,就连逃跑的方法都想好了,直接就四散而逃,让我们一时之间无从追起,这种方法到是不错,以后我们也可以用,攻击完了他们之后,我们也可以分散而走,他们也不容易抓到我们。”

清玉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他们的攻击方式也很特别,竟然是直接就让一些法器自爆,这样可以让那些法器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其实是一种十分可怕的攻击,只不过之前人们一直不会把这种方法,当成常规的攻击手段罢了,毕竟对于一般的修士来说,就算是有法器,也不会如此的浪费,但是如果用这种方法,真的可以破开一些宗门的护山大阵的话,那这种方法,就是一种好方法,对于我们来说更是如此,我们宗门的弟子,那一个没有一些不怎么使用的法器,要是在攻击人的时候,用这些法器,然后让这些法器直接自爆,那攻击力也会大增的。”

冷月点了点头,而这时郎啸月也回来了,他冲着两人一抱拳道:“两位长老,都已经安排好了,两位我们也不要站在这里了,回去坐吧。”

冷月和清玉都点了点头,三人到了下面的客厅里坐下后,自有弟子送上了茶水,等那弟子退下之后,冷月突然开口道:“郎宗主,却是不知道今天你们被毁的那处建筑,到底是个什么所在?”

郎啸月轻叹了口气道:“那里是宗门的外事堂,是很多弟子外面做任务的地方,除此之外,那里还有一件东西,我想那件东西可能才是地狱门的人,最先攻击那里的主要原因,我最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才想起来。”

冷月好奇的道:“什么东西?”他想问的就是这个,地狱门的人要是真的做好了攻击的准备,那么他们对于五狼棍宗这里的情况,一定也做了一些了解,他们不可能随便的找一个地方攻击,每攻击一个地方,都必定是有他的目地的,所以他才会那么问,而现在一听郎啸月这么说,果然有问题,这到是让冷月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郎啸月苦笑了一下道:“我们宗门最大的对外传送阵。”郎啸月没有说谎,那里确实是有他们宗门最大的对外传送阵,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把太一宗的人安排到那里,因为他知道,风鸣他们第一个攻击的目标就是那里。

冷月一听郎啸月这么说,他一下就想通了,他也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原来如此,那就怪不得了,看样子地狱门的人,在进攻之前,确实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们已经知道那里有你们这里最大的对外传送阵,所以先攻击那里,准备把那个传送阵给毁了,让你们没有办法向外救援,或是让援军前来,甚至有可能还有阻止你们逃跑的想法,目标十分的明确。”

郎啸月苦笑了一下道:“我也是在事后才想明白的,而且他们第二次攻击的目标,那里也有一个传送阵,看样子他们就是想要切断我们与外界的联系,最后发现我们这里竟然有埋伏,这才直接跑了,而且从他们逃跑的情况来看,他们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看样子他们计划进攻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是我们之前在外围安排了一些暗哨,怕是就被他们得手了。”说到这里,他都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地狱门的人,睚眦必报,上一次我们攻击了他们一个没有建成的分堂,杀了他们不少人,他们一定会报复,不过因为之前他们帮着槁梧宗去对付那些阴影盟的人去了,所以才没有那么快就来报复我们,但是现在他们一倒出时间来,马上就来进攻我们了,这报复心可真的是够重的。”清玉这个时候,也完全的冷静了下来,他也说出了对地狱门的看法。

冷月沉声道:“现在地狱门那里,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防御,甚至有可能会弄一两个的假目标,引我们去攻击,他们在那里在埋伏起来,一但我们去攻击,那我们的损失一定不会小,甚至他们都有可能会想到,我们在他们宗门那里安排人了,所以他们要是最近在有什么消息,我们一定不能行动,那可能就是陷阱,回头我们必须要把这件事情,上报给宗主才行。”

清玉点了点头,接着他沉声道:“想要对付地狱门,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如果我们贸然行事儿,可能就会吃亏,地狱门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师兄,你说我们可不可以从他们的盟友下手?现在地狱门的盟友就只有两个,一个是烈日盟,烈日盟不好对会,他们那烈日城的防御法阵,太过于厉害,正神盟的大军,在他们的防御大阵面前,都吃了亏,但是那个槁梧宗,怕是就不那么难对付了吧?要是我们把槁梧宗给灭掉,你说对他们会不会是一个打击?我们要是进攻槁梧宗,地狱门的人会不会去救援?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趁机收拾他们一下了?”

冷月摇了摇头道:“不会那么容易的,而且最近槁梧宗太过于惹人注意了,很多人都在盯着槁梧宗,毕竟他们刚刚击退了阴影盟的人,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进攻槁梧宗,那一定会引起其它宗门的不满,甚至是雷音寺和万剑宗的不满,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只会更加的麻烦。”

郎啸月这时也开口道:“是啊,清玉长老,此事必须要从长计议,万不可落人口舌,槁梧宗那里,现在还在重建,正神盟那里刚刚请大家,帮着他们渡过难关,还要给他们送物资,要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攻击槁梧宗,一定会引起正神盟的不满,到时候就算是我们联盟,怕是也会受到连累,要是真的惹得雷音寺和万剑宗不满,他们有可能会在暗中支持地狱门,那样一来,我们的麻烦只会更大,所以万万不可啊。”朗啸月在说这话的时候,脸色也十分的凝重。

冷月点了点头道:“郎宗主说的十分的道理,现在正神盟那里,大概可分为三大派,我们太一宗联盟一大派污黄小视频,宾地尊者与覆雨一大派,他们两个人是盟友,这也就代表着,雷音寺与万剑宗是盟友,他们是一大派,无上魔宗和灵鬼狱是一大派,他们代表的是魔门,虽然他们的实力比我们正道宗门要弱,但这些魔门宗门,一个个却是十分的团结,想要对付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而原本这三大派系之间的关系,还是十分稳定了,但是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地狱门,他们的实力还不弱,这就变成了一个异数,他们是有可能打破这种平衡的人,不管他们倒向谁,或是被谁利用,他们都是一股不可轻估的力量,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才行,不能留下把柄。”

清玉哼了一声,接着开口道:“那宾地尊者和覆雨,也真的是够可以的,他们竟然不愿意与我们太一宗结盟,我听说他们与地狱门的关系,反到是不错,我真的是想不明白,他们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他们还真的想要扶持地狱门来对抗我们不成?”

冷月轻叹了口气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们虽然不会威胁到他们,但是如果我们的实力变弱,那我们在正神盟里的话语权就会变小,而这也许正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清玉沉声道:“也就是说,也许他们真的会在背后支持地狱门?甚至有可能现在他们就已经在背后支持地狱门了?他们可真的是够无耻的。”

冷月沉声道:“也谈不上无耻,如果我们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也会算计他们,毕竟天神盟里的话语权,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十分重要的,现在在整个正神盟里,地狱门,烈日盟,都可以称之为变数,而偏偏他们还结盟了,也许他们也看出来了,在正神盟里,他们要是不抱团,后果难料,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把槁梧宗也拉上,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而槁梧宗正好给他们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借口,所以他们才带上槁梧宗的?”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