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格文看着孙平他们,接着开口道:“第二个任务也十分的重要,就是我们真正的任务了,我们要收集铁衣帮四周所有帮派的情报,要十分的详细,那些帮派之间有矛盾,那些帮派内部有矛盾,还有那些帮派中人,他们的实力如何,家住在那里,这些都是要收集到的,怎么样?”

孙平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看着曹格文道:“老曹,之前你让我们收集铁衣帮的情报,但是到现在这些情报也没有用得上,现在怎么又去收集其它帮派的情报去了?这到底有什么用?”

曹格文一听孙平这么说,他先是一愣,随后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得,我还真的忘了跟你们说了,我们收集到的关于铁衣帮的情报不是没有用,而是相当有用,你们不知道,现在铁衣帮,其实是大人说的算了,大人什么时候动的手,这个我都不知道,但是昨天晚上,我可是亲眼看到,凌铁衣他们去拜见大人的,所以现在铁衣帮,早就是大人说的算了。”

一听曹格文这么说,孙平他们不由得一愣,随后孙平有些吃惊的看着曹格文道:“老曹,你说的是真的?现在铁衣帮是大人说的算了?这也太害了吧?一个帮派啊,竟然能无声无息的就被大人控制了?而且还是在没有换帮主的情况下,这是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吧?”

曹格文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说实话,我觉得我们现在,对于大人的了解,还是十分的少,我感觉大人的背后,就好像是有一座深不见底的深渊,这个深渊深不可测,里面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而这一次大人之所以会选择我们,一定是有别的原因,这可能跟他们宗门的行动有关,但是他们宗门到底有什么行动,这个就没有人知道了,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到是一个好消息,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有特别的行动,也不可能让我们与他有任何的接触,那样的话,我们也得不到这个机会,你们说对吧?”孙平他们几人全都点了点头,曹格文说的没有错,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有特别的任务,他们这样的人,连跟对方接触的机会都不会有。

曹格文接着开口道:“所以我们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要问,只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大人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只要我们把大人吩咐的事情做好,那以后,我们就算是不能成为大人背后那个宗门的正式弟子,成为一个外围弟子,那也足够了,那也足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了,所以我们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问,大人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觉得呢?”

孙平想了想,接着点了点头道:“说的不错,确实应该如此,那这样吧,我们明天就开始去完成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其实这两个任务,可以同时进行的,我们可以一边的收人,一边去收集那些帮派的情报,反正我们认识的人里,也有在那些帮派里工作的,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把那些人也收入到我们弘文馆来,这个名字听起来真的是很不错,大气。”

曹格文微微一笑道:“这是大人取的,老孙你说的对,这两个任务确实是可以同时进行,这样吧,这两个任务,我们明天开始,就同时的进行,发展人手,调查其它几帮的人,就从在那几个帮派里工作的人开始,大家记住了,行事一定要小心,如果有熟人,就先从熟人入手,可以用功法打动他们,但是一定要记住,如果那个熟人的人品不行,我们宁可不拉他入伙,也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我们的计划,不然的话,一但他把我们出卖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是没有办法与那些帮派对抗的,就算是最后大人出手,把我们给救下来,那大人也就暴露了,到时候只会更加的麻烦,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一占才行,明白了吗?”几人全都应了一声。

曹格文看着他们,接着沉声道:“今天的天色也不早了,大家也都回去休息吧,记住了,我们现在的身上可是有了禁制了,如果谁要是背叛的话,那这个禁制,马上就会发动,到时候怕是我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希望大家能记住这一点,不要做傻事儿,不然的话,只会更加的麻烦。”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他们也十分的清楚,如果他们敢乱来的话,那一定不会有他们好果子吃的,关磊背后站着的势力,可以让铁衣帮无声无息的就换了主人,这就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了,如果他们裸直播真的没有把事情办好,而引得对方动怒,那最后倒霉的还是他们。他们这些人,以前全都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他们又是在那些帮派里工作的,他们见过太多,迁怒于人的事情了,而对于那些帮派的人来说,如他们这样的人物,那些帮派的人,是想弄死就弄死,所以因为迁怒而被杀的文士实在是太多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这些人,一心想要改变自己生存状态的原因,没有人愿意一直生活在惊恐之中,天天朝不保夕的生活,是没有人愿意过的。

曹格文看着他们的样子,也知道他们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开口道:“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就好,天色也不早了,大家就回去吧,以后大家的行动,我也不会过多的干涉,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就行了,那功法你们要给谁,这个我不管,但是记住了,你们只能给第一层,第二层的不能给,还有,如果真的有人背叛我们,出卖我们,你们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不然的话,我担心我们会吃亏,大家最好也不要想着,投靠那些帮派,就没有事儿了,要知道大人背后站着的可是一个宗门,那些帮派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斗得过宗门的,所以一但有什么事儿,你们就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好通知大人,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做出反应,把事情解决掉,绝对不能瞒着,把小事儿给瞒得大事儿,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们可就成了罪人了,到时候不只是我们,就连我们的家人,怕是都会被连累,要知道大人也不过是那个宗门里的一个弟子罢了,那个宗门到底有多强的实力,这个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们要是敢出卖大人,就算是大人出了什么事儿,那他背后的宗门呢?要是那个宗门要报复我们,怕是没有人能保得了我们,大家一定要记住啊。”

曹格文十分的担心,这些人要是眼皮子浅,胡乱的收人,然后在被人给卖了,那最后倒霉的可不只是他们,他也会跟着倒霉,甚至关磊都有可能会跟着倒霉,但是关磊可能不会有事儿,他是宗门弟子,有很多的手段,而他们这些人,那可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到时候每一个死的,一定就是他们,所以曹格文不得不在一次提醒他们,让他们一定要小心。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曹格文这才放他们离开,看着他们离开之后,曹格文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他转头回到了自己父亲的房间里,他父亲的身体不长,长年卧病在床,吃东西也不行,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瘦,现在天气明明很好,不冷不热的,但是他的身上,依然穿着厚厚的衣服,还盖着一个被子,现在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但是就算是他在睡着的时候,依然在不停的发抖,这让曹格文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他父亲的病他不是没有请人看过,他请了很多人看过,能想的办法全都想了,但还是没有什么办法,他之前又只是一个文士,也没有太大的能力,所以他父亲的病就只能这么拖着,说实话,看到他父亲这么的痛苦,他也真的是很心疼,可是他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如他们这样身份的人,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能想的办法真的很少。

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轻叹了口气,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希望自己的实力能在强一些,也许这样他就可以治好他父亲的病了,当然,这也只是他的一个愿望,到底能不能实现,这个还真的不好说,不过总是有一些希望的,那他就必须要努力。

而这个时候,就在风铃岛那里,赵海也正在跟阵老交待事情,赵海站在风铃岛这里的地下基地这里,这个地下基地,用的也是内空间技术,所以整个地下基地,从外面看是没有多大的,但是里面的空间却是很大,而且现在阵老他们,已经用法阵,把整个风铃岛给包围了,可以说赵海要是愿意,现在他可以随时的让风铃岛隐身,就算是有法阵高手看出这里有东西,他也想要破去这里的法阵,也会十分的困难,因为风铃岛这里,用的可是立体法则法阵,这样的法阵,不要说一般的修士,就算是称号高手,也不可能破掉,就算是赵海,想要破掉这样的法阵,都会十分的困难,就更不要说其它人了,风铃岛这里,现在已经真正的成了血杀宗的地盘了,当然,以后清风宗的人要是想回风铃岛,赵海还是会让他们回风铃岛的,不过只要是回到了风铃岛的清风宗人,全都会被他们变成血杀宗的人,他们必须要把风铃岛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因为风铃岛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而且风铃岛还是一座没有办法移动的岛,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血杀宗的人,必须要把风铃岛给控制在手里,绝对不能让他落到其它人的手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