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感谢‘孤单的乳酸君’、‘世界的终焉之曲’、‘~。喵了个咪’、‘又默默的看着你更新’、‘源者无敌’、‘醃艾艾’的打赏!)

当诺亚与温蒂一起从别墅的房间里出来,并来到了一楼的大厅里时,呈现在两人面前的场景,直接是让诺亚与温蒂都讶异了起来。

只因为,整个别墅的一楼大厅中,竟是弥漫着一股极其险恶的气氛,让剑拔弩张的一种紧张感都牢牢的牵动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唔…”

冷不伶仃的被那险恶的气氛给笼罩,温蒂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躲在了诺亚的背后。

诺亚则是抬起眼帘,看向了大厅里的状况。

只见,在大厅的中央,四个人正彼此对视着,且面带沉重之色,眼中满是苦大仇深的情绪。

四个人之中,有两个对于诺亚来说极为熟悉。

赫然,便是格雷与露西。

与格雷对视着的是一个有着一头如冰般蓝白色的精练短发的冷酷青年。

从那个冷酷的青年的身上,诺亚感受到了一股与格雷极为相似的魔力,让诺亚多多少少有些在意。

而与露西互瞪着的则是一个少女。

一个有着一头偏向粉色的及腰飘逸微卷红色长发,打扮得有些妖艳的少女。

此时,这个少女正捂着嘴的看着露西,一副挑衅的模样,让露西都被气得差点冒烟了。

不用想也知道,格雷与露西跟对面的那两个人的关系非常的不好。

可是,那两个人是谁啊?

就在诺亚暗暗的撅起眉头时,一个气愤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那边那个人类的雄性!”

说这句话的是夏露露。

背后顶着一对羽翼,飞在半空中,降到了诺亚的面前。怒视着诺亚的夏露露。

“你干嘛擅自带走温蒂啊?!”

“夏露露?”温蒂从诺亚的背后探出头来,战战兢兢的说道。

“我不是被诺亚哥哥带走的,而是跟着诺亚哥哥一起走的。”

“你怎么能够擅自跟别的男人单独离开呢?”夏露露气急。

“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对…对不起…”温蒂哭丧着脸,却还是强调道。

“可…可是,诺亚哥哥不是别的男人…”

这句话,让夏露露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因为。只有夏露露才知道,不管是什么事情,无论对错,只要有人训斥温蒂,那胆子有点小的温蒂都会老老实实的道歉。

唯有在诺亚的事情上,这个小小的少女竟是会表现出难得强硬的一面。反过来,无论对错,都会替诺亚进行辩解。

所以,夏露露早就知道,针对诺亚的事情跟温蒂争论,那是争论不出结果来的,甚至有可能会致使两人大吵一架。

无奈之下。夏露露唯有暗暗的生着闷气,飞到温蒂的旁边,瞪向了诺亚。

对此,诺亚只能摊了摊手。指着格雷与露西的方向。

“那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夏露露语气不善,但还是没有无视诺亚,而是选择了回答。

“从那两个蛇姬之鳞(la迷a sale)的魔导士进来以后,他们就突然对上了。”

“果然,他们就是蛇姬之鳞(la迷a sale)的魔导士吗?”诺亚将目光投向了与格雷和露西打着冷战的一男一女。

“可是,为什么格雷与露西会跟他们掐起来啊?”

“爱!我知道!”哈比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钻了出来,一边偷偷的瞄着夏露露。一边一脸痴汉的表情般的往夏露露的方向靠了过去。

“格雷和露西跟那两个人打过架!”

“打过架?”诺亚皱起了眉头。

“别往我靠过来,公猫。”夏露露也皱起了眉头。

“不是我在问你,而是他在问你。要靠去靠那个雄性去。”

“我是来请你吃鱼的。”哈比从背后的包袱里掏出了一条鱼,献媚般的递到夏露露的面前。

“诺亚他又不吃鱼。”

眼看哈比去纠缠着夏露露去了。诺亚只能无奈将目光投向了另一边,并往那走去。

“艾露莎。”

“诺亚吗?”正在凝视着格雷与露西等人的艾露莎转过头,看向了诺亚。

“你下来了?”

“刚下来。”诺亚朝着格雷与露西等人的方向努了努嘴。

“那是怎么回事?”

“那两个人吗?”艾露莎重新将目光投向了与格雷和露西对峙着的一男一女,开口说道。

“那两个人分别叫利欧与雪莉,在过去的一次任务中,曾经与格雷和露西战斗过,后来不知去向了,现在看来,那两个人是加入了蛇姬之鳞(la迷a sale)了。”

“战斗过吗?”诺亚若有所思的看向了那与格雷对峙着,与格雷有着极为相似的魔力气息,一脸冷酷,名为利欧的青年。

“真的只是单纯战斗过的关系吗?”

“你看出来了吗?”艾露莎叹息了一声。

“那个叫利欧的家伙身份有点特殊。”

“特殊?”诺亚追问道。

“什么地方特殊了?”

“他跟格雷是师兄弟!”艾露莎沉声开口。

“曾经在同一个老师的指导下学习魔法,与格雷一样,使用冰之造型魔法的格雷的师兄!”

“师兄?”诺亚的眉头越皱越紧了。

格雷的师兄?

那个叫利欧的是格雷的师兄?

既然是师兄弟,那怎么格雷与利欧看上去好像随时打起来都不奇怪啊?

看来,格雷与利欧的关系比纳兹与格雷的关系还要水火不容的样子呢。下载榴莲微视最新版污

当然,诺亚最关注的并不是正在与格雷和露西对峙着的利欧与雪莉,而是站在大门前的另外一个人。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打扮相当另类,带满异国少数名族的风采的光头大汉。

那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站在那里。

而在诺亚从楼上下来时,对方便将一对锐利的目光径直的投射而来,盯着诺亚不放了。

从那个光头大汉的身上,诺亚感觉到了非比寻常的气息与魔力。

那气息与魔力,虽然还比不上马卡罗夫与基尔达斯那样堪比老牌的圣十大魔导的程度,可与曾经和诺亚对战过的拉克萨斯与杰拉尔相比,却是不弱分毫。

这个人,诺亚认识。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在书上看到过对方的记载与照片才对。

“隶属于蛇姬之鳞(la迷a sale)的s级魔导士,拥有着岩铁的称号,亦是圣十大魔导之一的鸠拉?雷基斯。”诺亚直视向了那名为鸠拉的光头大汉了。

“没想到,居然连他也来了。”

在诺亚打量着鸠拉的时候,鸠拉也同样在打量着诺亚。

“那就是马卡罗夫阁下的孙子,将与我同为圣十大魔导之一的幽鬼的支配者(phant lord)的会长约瑟给击杀的男人吗?”鸠拉盯着诺亚的眼眸中渐渐泛起了精光。

“真是年轻,跟那位同样年纪轻轻便当上了圣十大魔导之一,却背叛了评议院,真身为乐园之塔的叛逆分子,有着杰拉尔的名字的齐克雷因一样年轻呢。”

诺亚与鸠拉就这样隔着一段距离的互相对视着。

旋即,某一刻里,两人的身上,一股如同气焰一样的魔力开始缓缓的燃烧了起来,升腾了开来。

“!”

突如其来的惊人魔力让在场所有人纷纷都蓦然一震,猛的转过头,看向了诺亚与鸠拉的方向。

“诺亚?”艾露莎、纳兹、格雷与露西一行人惊疑不定的看向了诺亚。

“鸠拉先生?”利欧与雪莉也都一脸震撼的看向了鸠拉。

“诺亚哥哥?”连温蒂都不由的从诺亚的身边离开,一张俏脸陡然变化。

而哈比与夏露露更是连冷汗都从脸上流了下来,滴落在地面上了。

然而,面对众人的震惊,诺亚与鸠拉却是不管不顾,有如在这一刻里,眼里只剩下对方了一样,浑身的衣物都无风自动般的猎猎作响,疯狂的飘动而起。

与此同时,更加惊人的一股狂暴的魔力以两人为中心,骤然从诺亚与鸠拉的身上暴涌而开,让空气都是变得浑然紊乱起来。(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